《民间艺人口述》(节选六) 施万恒:想把民族歌舞钻研透



本系列文章节选自《源生坊·民间艺人口述》


施万恒:男,三道红彝族

1947年,生于石屏龙朋

1961年,学习“滇南四大腔”、烟盒舞

1983年以后,参与龙朋镇民族歌舞的恢复工作

1993年,被聘为云南民族文化传习馆教师

2004年,与李怀秀一起获得中央电视台西部民歌电视大赛原生态组金奖

2005年,参加源生坊组织的美国巡回演出

2008年,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化传承人


每次去施万恒家,我们几乎都能见到以下几个场景:他亲自下厨做堪称美味的家常菜,一群人来吃饭的人,有村小学的校长,有他的学生;他的孙子在他监督下照着字帖练毛笔字;除此之外,还有挖萝卜,摘小米辣,喂猪,带小孩。

石屏三道红这支彝族大约自明代以后,深受汉文化影响,以致虽然彝语还保留,但歌舞的唱词却变成了汉语。两种文化传统的交汇,不仅造就了族群的历史,也对施万恒个人产生了直接的影响。作为著名的“滇南四大腔”歌手,施万恒让我们看到了乡村文化人所共有的特征:写一手好字,做事有板眼,仪表堂堂,声音洪亮。施万恒的故事,为我们勾勒出一个半“汉化”地区,民族民间艺人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成长的轨迹。



我名字叫施万恒,1947年出生,今年有63岁(2009年),居住在红河州石屏县龙朋镇桃园村。我们龙朋镇6个村委会,包括我们桃源村大部分都是彝族。我们是尼苏三道红支系。尼苏是学名,三道红是俗称。


我先说说我读书的经历。我很爱读书,也相当会读书。我8岁上学,没读三年级,就直接读四年级,老师说我学习太好了,可以跳级读。1959年,我读五年级的时候,我妈妈去世了。我有一个大哥,有两个妹子,我妈妈去世的时候,大那个妹子有5岁,小那个妹子只有两岁。那个时候家庭相当困难,我被迫停学,在家带妹子。


6fb84e6agy1g25nv51sd2j212w0qzkjl.jpg

施万恒和家人


我要考初中时,我爸爸就决绝不让我读了,“你不要去读书了,你大哥初中毕业也没分到工作,你回来苦公分得了,你两个妹子又小,只有我一个人苦公分。你的水平在农村够用了”。就这样,我停学了。

1961年停学回家,我经常去看村子的年轻人唱歌跳舞。那时没有电灯,都是在庙里面或者山里面烧一堆火,围绕着火唱跳。我那时候人小,他们就让我去抱柴火。去了几次,我就跟他们慢慢混熟起来。熟了以后我就经常去。


6fb84e6agy1g25nv63i6yj20m80hddu2.jpg

施万恒和友人


听他们唱,我慢慢就发现他们的歌词很有意思,心里面受到了感染,我就把歌词一句句写下来。一边写就一边学。学了一两年就学会了一些东西。有一天,他们就跟我说:“小伙子你来唱!不用怕!”我就大胆地唱,大胆地跳,越唱我越高兴,越跳我越高兴,就这样,我正式学了起来。


6fb84e6agy1g25ok3oa1sj20u013v4qr.jpg

施万恒(后排左二)


我坚持下去的原因有两个,一个是我们民族文化的精华感动和吸引了我;一个是我书没有读成,留下了遗憾,所以,就想把民族歌舞钻研透,而且平时也没有其他事情做,只有唱歌跳舞自娱自乐。在我们这里,把民族歌舞学好了,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这个也是我坚持的一个原因。唱歌跳舞好,出门上街都有好多小姑娘认识,受到别人的尊敬,还可以去其他村子走走串串,或者约其他村的小姑娘来对歌。这样男女青年玩去玩来,做夫妻的也有。但我的老婆不是对歌玩来的,我老婆是我爸爸在我小时候就定的娃娃亲。


6fb84e6agy1g25ouq61xjj20u013z1kz.jpg施万恒当年对歌的伙伴


“滇南四大腔”(“海菜腔”、“山悠腔”、“五三腔”、“四腔”)、“冷腔白话”这些我都可以完整唱完。最难唱的是“海菜腔”,唱得最好的是“四腔”。二三十岁的时候,音多高的唱腔,我都唱得下去。人家都说,我的唱腔像小姑娘。


“滇南四大腔”是分地区的,这个地方唱这些唱得好,那个地方唱另一些唱得好。“海菜腔”鲁土那一带唱得好(巴窝翻过去就是鲁土),我们这边唱“山悠腔”、“四腔”的人多。


6fb84e6agy1g25pmqr5hej20u00v6b2a.jpg

施万恒


我学“四大腔”的时候,先学会的是“山悠腔”“四腔”和“五山腔”,“海菜腔”学在后面,我们这里会唱“海菜腔”的人很少。“海菜腔”我学了五六年才学会。学的时候,我们寨子里面有两个师傅,他们唱一句我记一句,相当认真。我学的这些唱腔,跟老一辈唱法上没有变化,只是白话腔中间的词有点变化。

学唱歌说起来也简单。要有音乐感,要会听,听了以后要会用气。像何汝芬(源生坊提高班学员)声音太细,我叫她放粗点,就好听多了。光会唱不行,要唱好才行。

烟盒舞也是,要学就要学好。要有激情,要投入,一跳起来全身都要投入,该软的时候软,该硬的时候硬,刚柔要结合。我的烟盒舞是跟我三叔他们板板扎扎学下来的,一跳就要出汗。